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郭向锋 | 我最终选择了共产主义

时间:2024-04-01 22:28点击:103

‌郭向锋:我最终选择了共产主义


朱老师说:“作为小资产阶级立场的社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不可能成为合格可靠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作为精致利己主义者、两面派、两面人的投机入党者,他们只是一群跳蚤而非龙种,是危害人民新中国根基的国家蛀虫。”

共产主义者应当理论彻底、意志坚定,心怀苍生、放眼世界,先人后己、利人利己,而不是一味讲奉献、大公无私、舍己为公,后者是空想主义,人亡政息,难以长久!


郭向锋:

朱老师,您说得很精辟、很透彻!很有力! 

我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思想上早已入了党。为了共产主义事业,我已奋斗了三十年。虽然历经坎坷,不被理解,甚至受到打压,但此心已决,精卫填海,九死未悔。

须知我的转变历经了一番艰难的生死抉择。

年轻时信奉坚守西方“普世价值”,亦向往北欧民主社会主义,但随着对社会、人性的深度观察和现实比对,最终选择了共产主义,三十年如一日,坚定不移,奋斗不息。甚至把这一伟大理想当作精神支柱和灵魂寄托,也作为生命的最高实现和活下去的动力。

我认为最重要的一句话是:金钱是个人的,但资源是全人类的。任何人不得以自己的金钱,垄断掠守人人应享有的资源。资本主义正是用资本垄断人类天生应享有的、上天赐予的资源;而共产主义就是要让人人公平、共享天赐的、人人有份的资源。既使傻瓜、懒汉也应有份。

我甚至过激的认为:不信仰共产主义者,像牲畜一样活着,沒有人性,更没有价值,过的不叫生活叫“死活”。

有位朋友说,当他把共产主义理想扎进心里的时候,他浑身是劲,精神抖擞,特别愉悦,特别充实,心净如洗,了无杂尘,活得很充实。

可几年前他因故放弃了这一理想,感觉生不如死,整日昏昏噩噩,纸醉金迷;吃喝嫖赌,寻衅滋事,睚眦必报,感觉自己像混混二流子,又像一头蠢猪,一条狼狗,几欲自尽。他说,太需要共产主义思想洗礼了,失去灵魂,就成了行尸走肉。

真正公正合理的世界,活着都是公平的,一切人人有份;不公正合理的世界,只有死亡是公平的,人人无不死的特权。生命危脆,无常迅速;生生死死,如影随形;短暂春秋,你争我斗,你饱我饥,斯有何乐?


附旧诗一首:壮歌行

慷慨悲壮歌共产,从容自若做囚犯;

鬼魅仗剑斩忠胆,英雄热血染青天。


附注:本诗作于1991年冬,时值东欧风云突变,风高浪惊;苏共解体,多国易帜,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谷。其时国内众多公知、精英落井下石、沾沾自喜、甚嚣尘上,纷纷起来反对共产主义思想,指责社会主义体制,思想文化界一度出现了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混乱局面。当时有感于此,浮想联翩,思绪万千,遂悲愤作诗一首,以明对共产主义理想矢志不移之心。


来源:《新国学月刊》2023年1月,第76-7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