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牟庭萱:当代是呼唤圣贤的时代

时间:2023-09-17 10:12点击:7259

牟庭萱:当代是呼唤圣贤的时代

——热烈祝贺云川国学堂正式挂牌授业(发言稿)

  

首先热烈祝贺云川国学堂正式挂牌授业!

云川国学堂是依据教育部等七部门“教职成[2014]10号”文件精神,经重庆圣源书院、重庆开基立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授权,由我们被誉为“人类的良知,中国的希望,真正的学者,新国学核心人物”的朱云川先生创办的民间学习共同体,2017年1月1日就要正式开业了。因此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这个挂牌仪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我作为朱云川老师多年的朋友,为此感到特别高兴,更为中华国学将因朱老师创造的新思想,新模式而振奋、期待。我今天主要想谈的是两个内容:当代是呼唤圣贤的时代,以及我跟朱老师认识的过程。




提到圣贤,我们会想到老子,墨子,孔子,中华民族的三大圣人,以及诸子百家的历代贤良、名士,他们的思想,引领中华民族走过了两千多年,曾经在一个很长的时期里,中华民族是地球当之无愧的王者。然而由于历史的变迁,西方工业文明的崛起,我们失去了文化话语权。我们数千年尊奉的古圣先贤的思想,被我们遗忘了,甚至是否定了。

那么文化话语权,是个什么东西呢?我举个例子,中医。我们失去了文化话语权,明明是治疗效果很好,几乎没有副作用的很高明的系统医学体系,就被整个世界认为是不科学的。中医以整体概念,系统调理,辩症施治,彻底疗愈疾病为目的;而西医是机械思维,以终结表浅症状,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让患者依赖性用药实现经济利益为目的——糖尿病,终身打胰岛素;尿毒症,终身洗肾;心血管病,安支架,人体对异物产生排异了,再持续用药物化解……等等。但是因为我们文化话语权的丧失,不但西方认为我们的中医不科学,连我们自己都认为中医是不科学的。现在我们生病了,连个小感冒,都去看西医,吃一堆药,打吊瓶,认为很科学。

再举个例子,日历。我们现在所用的公元纪年,即西历,又称阳历、太阳历,是以地球绕太阳一周的时数为一年,而月份呢,原本十个月,后来增加两个月,都是把一年大致分为十段,或十二段,再根据某个国王的意志增减天数。例如罗马皇帝奥古斯都,他为了自己命名的那个月多一天,就从二月抽出一天,加到八月份里面。因此西历的月份,体现的是人的主观意志,而不是客观的自然规律。而我们中国的历法呢?现在一般说是农历,旧历,阴历,感觉是很落后的样子,其实这是不客观的。我们的历法,非常高明,非常科学,它是阴阳合历,即太阳历加太阴历,是根据地球绕太阳的时数,配合月亮绕地球的时数,再观察黄道与白道相交的规律,对地球万物生长的影响,确定出二十四节气,一切以天象为依据,是客观的、最尊重自然,尊重宇宙科学的历法。但是,也由于文化话语权的丧失,也被整个世界认为是落后的,我们自己,也都这么认为。

其他的,还有很多例子,其实是先进的文化,但是被认为是落后文化的例子,我这里就不展开来一一列举了。最明显的,现今中国人,不会英语会感觉很不好意思、很惭愧,认为自己没有文化,文化不高。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非常紧张英语水平,而大大忽略中文造诣,体现的就是这种文化话语权的不足。

而文化话语权的实质是什么呢?是政治话语权。谁有文化,谁没有文化,这是一个政治话语权问题。而政治话语权,是刀剑砍出来的,大炮轰出来的,是暴力的力量。暴力的力量,又往往是与经济力量相结合的,是以经济力量为根基的。我们中华民族失去文化话语权,是经济落后、科技落后的结果。在民国初期,出现了胡适、鲁迅、陈寅恪、陶行知、蔡元培……等等,一大批思想家,痛定思痛,认为我们的文化是落后,乃至愚昧的,提倡西学。

当然我们不是说他们错了,他们作为那个时代的思想者,要反思民族的落后根源,为民族找到积极改进的出路,学习强者的文化,以期赶超他们,是正确的。也确实由于他们那一代人的思想,全面推进西学,使我们在短短数十年时间内,补上了现代工业文明这一课。由此可见,社会的革新,首先来自思想者的觉醒。

现在,我们的国家,综合国力已经达到世界第二的水平。相应地,我们在国际上的政治话语权,也正在逐年提升。但是我们的文化话语权,依然是远远落后的。我们的人民,过圣诞节、母亲节、情人节的积极性,远远超过了端午节、中秋节、春节的热情。我们对西方核心价值观的认同,远远超过了对我们民族自身的核心价值观的认同。我们的商品文化,服饰文化,建筑文化,主流无不是体现的西方文化内核。正是这些无处不在的文化,使我们国民的主流思想,崇尚自由主义,而不是崇尚健康秩序。

自由,终归是要走向灭亡的!这是整个世界的危机。自由主义导致我们的人类,时时处处以过度强调个体权利,触动个体欲望的过度膨胀来祸害社会的整体健康。例如性自由,造成家庭的不稳定,不和谐,是导致诸多社会问题、乱象的根源,但是在个体自由神圣不可侵犯的名义下,已经不成为道德谴责的依据。愿意生育的人也越来越少,最明显的就是欧洲,他们的国民生育率太低,乃至正面临被崇尚家庭文化和集体主义的穆斯林所占领的危机。由此可见,如果整个世界依然被西方自由主义思想领导的话,那么,野蛮取代文明的悲剧将上演,家庭的解体,大量原子化的社会,人类整体的堕落,也在不远的将来。

西方文明正在衰落。我们不能因为西方文明领导了世界二三百年,就认为那是最科学的、可持续的。二三百年在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是很短的时间,它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不足以领导人类的未来。西方文明领导下的发展模式,以无序的、弱肉强食的自由竞争为基础,以打破地球生态平衡为代价,以金融杠杆窃夺别国财富为手段,以造成阶级分化剧烈为特征……这些走到最后,整个人类社会是要崩盘的。凡此种种,诸多问题,需要我们这一代人有清楚的、清醒的认识——唯有我们中华民族的,懂得自然之道的,具有共生理念的圣贤,才能拯救世界。只有他们,才能带领人类打造全新的、可持续发展的地球文明!

古人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增益其所不能。对于人是如此,对于整个民族而言,亦如此。我们民族的苦难历程,积淀出沉重的思考。当今的中国,呈现一个百家争鸣的局面。各种新思想,新主张,通过互联网的传播,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相互碰撞,融汇一炉,正逐渐淬炼出真金。



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认识朱云川老师的。

要理解朱云川老师的思想,就要提到我们中国的主流思想。众所周知,我们中国建国的思想基础,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在具体的社会实践中,出现了诸多的问题,乃至沉痛的悲剧。我们要敬仰前辈的探索,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后人铸造出社会模型。使我们能站在他们的肩膀上,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更透彻,以为人类的未来,去创建更加完善的社会体系。

朱老师的思想,最突出的一个特征,他融汇了我们中华国学之经典的《道德经》,最重要的一个观点,他直接指出:一切社会主义,都是修正主义,是对共产主义的曲解。

我们中华民族,在建国之初,沿用当时在共产主义实践道路上走得最快的苏联模式。但是经过了我们的实践运用之后,出现了很多问题,严重的错误,甚至是对人民的背叛。因此毛泽东义无反顾地发起了文化大革命,试图凝聚底层之力,再次革新上层建筑,以实现社会体制的自我更新。他的努力失败了,但他用行动告知了后人:我们创建的社会模型是有问题的,你们要继续改进。为此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牺牲了自己的名誉。他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作风,令人万古敬仰。

朱云川老师提出的新共产主义,是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反思和创新,更是中华民族传统国学对历史的矫正和纠偏。朱老师不与毛主席比高低,但理论更彻底也是事实——这绝非不负责任的赞誉之辞。无论马克思也好,毛泽东也好,他们在他们所处的历史背景中,占据了那个时代的至高点,不代表可永久与在未来的人比肩。我们当代的圣贤,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高,望得更远,这是毋庸置疑的。

朱老师正是当代的圣贤。我们曾经的一个思想误区,要劳动人民自己起来当家做主,这个情怀是美好的,主张是正义的,方向也是正确的。但是,我们需要正视的是,劳动人民的素质没有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担不起这个重任。这个道理很简单,一个孩子,他的智商水平和道德水平、人生阅历,没有达到一个合格的标准,他的自主就必定会是悲剧,会好心办坏事,会无心之失,伤人伤己,会欲望横流,而不知自制。十亿神州尽舜尧,诚然是一个美好的展望,但这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完成的、人类总体综合素质的提升,所最终或呈现的理想状态。而我们,正是由于过早地把这样的重任放在了尚远远未达到成年状态的劳动人民手中,因铸成了令人扼腕叹息、又令人为之钦敬的、悲壮的历史篇章。当然,这也不能完全说是理论错误认识不足,而或是囿于当时的历史背景,发现了问题,而无可用之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什么是可用之将?就是思想进步的圣贤。在人类的历史与当下,多数人是认不清世界的,圣贤就像指路明灯,能领导这多数混沌的人群找到正确有益的方向,为世界设计出科学合理的秩序,去创建辉煌的未来。我们在这里总结历史教训,呼唤圣人、贤士,以他们高远的眼界,深沉的思考,睿智的谋略,带领我们走出一条光明的人间正道。

当下是一个呼唤圣贤的时代,我的签名是“立圣贤,树天德”,我当为之终身努力。放眼当代国人中,真懂圣贤之道,则身行道,二十余年行于道中的,有朱老师也!以百姓心为心,唯道是从,淡泊名利,敢说真话,做实事,办新学的,有朱老师也!高风亮节,事必躬亲,古之圣人也不过如此!我从认识朱老师以来,为他勤勤恳恳、不计得失,呕心沥血,积极传播新文化、新思想的作风所感动,受他的思想所启发 ,这都是常有的事。朱老师多年来坚持创办的刊物有两本,一本是《共产主义月刊》,一本是《国家文化月刊》,这两本刊物,都是朱老师自掏腰包,从印刷到推广,亲力亲为。朱老师的著作有,《道德经》(公行本)、《新共产主义原理》、《党的出路》与《国家的出路》,对社会的解构,人类的思考,未来的建设,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非常值得我们深入学习。

我们今天在此庆贺云川国学堂的挂牌仪式,可能大家还没有意识到,一个伟大的时代开启了!一个圣贤领导劳动人民自强自立开创未来的时代开启了!云川国学堂采用“书院教育,市场运作”模式,把中华绝学道德经智慧化炼为现实管用的具体方法,易知易行的言行指导准则,带动青年创业,帮助中年提升,增加事业成功概率,启发少年灵智,促进社会正能量人才汇聚,实乃中华之幸,人类之幸也!

云川国学堂,简朴素雅,召唤有识之士;这里,谈笑有鸿儒,人生乐陶陶。这里,有诗意和远方;这里说真话,明道理,学到真功夫!这里能善其身,兼爱天下。

今天是——大同元年冬月廿七,西历2016年12月25,是西方圣人耶稣诞生的节日,也是东方圣人毛泽东诞生的前夜,在这样的全球人民朝圣的浓烈氛围中,云川国学堂诞生了,这是天意,他肩负着古圣先贤的嘱托。

让我们共同祝福。谢谢大家。

——重庆开基立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牟子庭萱

(2016年12月25日 来源:云川国学堂)

(本文选自《国家文化月刊》2017年1月号,第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