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朱云川:从毛主席文革前的讲话说起

时间:2024-04-07 07:29点击:85

‌朱云川:从毛主席文革前的讲话说起

——回复卢老师批评,深刻反思批判“科学社会主义”遮羞布


卢老师好!

我们老子大学《两刊》坚持实事求是,学术争鸣,道德自律,文责自负。坚持把学术和政治区分开。只要是严肃认真的学术交流,个人观点对与不对,都要允许同志们把自己的观点亮出来,让党和人民、社会大众去鉴别评审!因此,卢老师评论一字不改(见楼上)也行,把我们的对话一同刊发出来,也是可以帮助人民完成自我教育的。

朱老师认为,胡昌喜同志的“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这个观点,是他的理论硬伤。关于“社会主义就是修正主义”的答案肯定是正确的,朱老师有这个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当然,必须拿出事实和理论证据来,而不是自夸颜色、自戴高帽。

其一,毛主席1965年5月的讲话资料(见本刊首文)

1965年5月,毛主席为什么讲这个问题?那是因为,前十七年抄袭苏修斯大林模式搞“三垄断”不得人心,人民长期贫困,“这个社会主义很难胜利”。所以,我们党在找出路,中央分成两派:

毛朱文革派,从社会主义进一步,搞共产主义。

刘邓改革派,从社会主义退一步,搞资本主义。

如果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真的好,新中国就不会出现修正主义、文革和走资派上台等重大问题了。毛主席文革前的这些讲话资料,充分证明从苏修传统教科书抄作业来的“科学社会主义”真的不行,我们今天必须加以深刻反思,以利于坚决及时纠正错误。

当然,卢老师强调说,马克思、恩格斯坚持的“科学社会主义”,不是苏联历史和我国现实中的那种反对、抵制和抛弃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遮羞布。

其二,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自我评价

《新马入门》的附录是朱老师摘录的。《宣言》1872、1888、1890年序言证明,在马克思生前及去世后,正如恩格斯反复重申的那样:他们始终坚持共产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继续批判社会主义,坚持“两个彻底决裂”是始终如一的,是共产党人一辈子的事情。

1875年,马克思明确说过,他并不认同科学社会主义,只是与空想社会主义相对立时才使用,目的是避免无产阶级群众被人带到社会主义者的空想主义坑里去了。

马克思、恩格斯都不认同科学社会主义,那只是一个共产主义被禁言下的韬光养晦不得己的折衷办法。

恩格斯指出,作为第一国际纲领的科学社会主义,不是《宣言》的原则,只是共产党人为团结社会主义者一起反对资本主义搞的一个统一战线而已。反资本的斗争——失败甚于胜利——形形色色社会主义者们的灵丹妙药毫不中用,奄奄一息,证明社会主义这条路不行,只有共产主义才能胜利。

马克思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定义,指共产主义领导和改造社会主义,简称【共+社】。坚持社会主义,拒绝共产主义领导和改造,就是空想社会主义。在马恩那里,社会主义是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理论,社会主义者都是空想家和社会庸医,绝没有社会主义是科学的内涵。

实际上,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自己抛弃的,他们并不愿意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因为那是白色恐怖下的理论伪装。

遗憾的是,卢老师竟然读不出这个正确结论?

其三,关于广义发展哲学和共同主义

《新马入门》提到两个人民哲学(民哲)创新成果,包括:胡昌喜的原创哲学,叫“广义发展哲学”;朱老师的原创哲学,才是“共同主义”。这是两个不同的哲学体系。

胡昌喜的广义发展哲学是哲学创新的理论基础。就是说,广义发展哲学,是哲学文化知识创新的系统科学方法论,与共产主义无关。

共同主义是朱老师1998年以来对共产主义的创新理论,2001年初上网宣传的。胡昌喜评论的“共同主义是社会主义改革、发展的方向和灵魂”以及“最终向共同主义过渡的思想”,都是在朱老师共同主义理论基础上的合理推导。

共同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哲学基础。共同主义的基础来自于真实世界及其规律,叫道法自然(真实)。共同主义在社会学的基础来自于自然人(活人、真人)。

根据朱老师的创新成果,共产主义A+B+C,全面发展论,属于三材齐全、要素完备的正常健康社会——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有六种具体模式。

其中,五种未完成的共产主义过渡态,包括军事共产主义CBA、民主共产主义CAB、经济共产主义BCA、创新共产主义BAC、革命共产主义ACB。

完成了的共产主义正常态,只有一种,称为自然(真实)共产主义,简称共同主义,简记为ABC。

另外,社会主义A+B,知识经济学,国家主义、精英主义;封建主义A+C,学而优则仕,官僚主义,实用主义;资本主义B+C,政治经济学,新自由主义,凯因斯主义;帝国主义C,暴力决定论,军国主义、奴隶社会。这些都属于三材不全、要素缺失的异化病态社会——非共产主义。

从卢老师的评价看来,朱老师的“社会发展模式论”和“共同主义”的相关资料,2月刊要发出来,以正视听,避免误会误读,误人子弟!

朱云川

2023年1月24日于重庆南坪

来源:《新国学月刊》2023年2月,第28-3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