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智者说:我们该如何检验真理

时间:2024-07-01 22:04点击:101

  ‌我们该如何检验真理?

  智者说工作室 2024-07-01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底谁真的有理,谁说的道理是对的?唯一的办法是检验一下。通过令人信服的检验,得出彼此认可的结果才能确定。那么具体如何检验真理,检验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一

  

  1845年,马克思指出:“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6页)

  毛泽东也说过:“真理只有一个,而究竟谁发现了真理,不依靠主观的夸张,而依靠客观的实践。只有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新民主主义论》)“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的感觉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实践论》)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特约评论员的文章,标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认真分析起来,我们不难发现,其实这个标题有着明显的语病,如果说“任何真理的正确性都要经过实践的检验”,是一点毛病也没有的,但是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便是说不通了。检验真理的标准是什么,与通过什么去进行检验,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然而,时至今日,这句话仍然被奉为经典,充斥着我们的哲学教科书及其复习资料。

  我们说这件东西究竟重不重,几斤几两?需要放到称上称一称。我们可以说,这个称所标注的量度是标准,却不能说“放到称上去称”是标准,因为那是过程,并不是标准。

  大米好不好的标准是什么?这需要我们去问稻谷专家和营养专家了。在专家那里有相应的指标,这些指标才是标准。当然,我们在这里也可以凭有限的知识去想象,浅层次的,如色泽;深层次的,如各种营养物质的含量等等。但是,你如果说“吃进肚子里”是标准,恐怕就要贻笑大方了。

  姑娘美不美?有脸型,有五官、有身材等各项标准。如果说检验姑娘美不美的标准是“放到小伙子们中间去,听听小伙子们怎么说”,这便是答非所问了。更何况单纯听那些小伙子怎么说,恐怕也不可靠。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是个“一般人”,可某个小伙子爱上她了,在他看来也是“美”的。

  

  二

  

  就像检验任何事物一样,检验真理正确与否的标准当然也是有的,那么,这个标准究竟是什么呢?

  第一是客观性。“理”字前面加了个“真”,便不是单纯的“理”了。理分为客观存在着的理与为人们所认识的理。理字前面用了一个“真”来形容,显然属于为人们所认识的理。这种被人们所认识的理,究竟是否符合客观实际,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事物及其规律,这是检验真理最基本的标准。一个所谓的真理添加了过多的主观成分,是否还算作真理,就值得怀疑了。

  第二是逻辑性。任何真理都体现为一定逻辑性。逻辑上说不通,便是胡说了。逻辑体现为思想的有序性,思想的有序性最终为客观规律的有序性。检验真理本身就是一种逻辑推理的过程,是一种彼此之间较理的过程。较来较去,被人们用来检验的,最终不过是一种普适公认的逻辑。

  第三是全面性。我们说一个人的认识比较“片面”,不是说这种认识一点道理也没有,而是不够全面。随着科技的进步,篮球比赛多了一个看点,那就是“挑战裁判”。如果一方认为裁判有误,可以提出质疑,并且比划着方形显示屏,要求“录像回放”。如果挑战成功,裁判则需要改判,如果挑战不成功,那么,提出挑战的一方则减少一次叫停的权利。如果现场直播时让我们看到“录像回放”,我们就能看到,为了更清晰准确地反映赛场上情况,显示屏上会根据安装在不同地方的摄像头,显示出不同的观看角度。只有选准了角度,才能确定刚才做出的裁判是否有误。角度不对,该看到的真实情形被遮蔽了。赛场上画面是立体的,只有变换不同的角度,才能看得准确清晰,看得全面。

  第四是连续性。事物总是发展变化着的。对于事物的反映也要随着事物的发展变化而呈现出连续性。要通过连续性体现真理本身“活”的灵魂。前面的一只天鹅正在低头觅食。过了一会儿,它又抬起头来张望。如果我们仅仅把“低头觅食”的画面做出了反映,便是过时的,缺少连续性的。对面的敌人是一个步兵连,后来又增加了一个炮兵连。如果我们还是停留在一个步兵连的认识结果上,显然缺乏连续性,是一种情报上的失误。

  第五是适应性。真理是圆的。所有真理摆在那里,构成一个圆满的圆。什么样的真理恰好适合此时此地的情形,这样的真理才是正确可行的。否则的话,尽管看起来很好,也只能搁置起来,什么时候适合了,再提出来。如何确定某个真理比较适合,取决于人们在实践中灵性直觉,体现为主体与客体的美妙圆融。

  

  三

  

  一切理论都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仅仅停留在这样的认识层面上,也是不妥的。

  把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相对于理论上的空对空的检验活动而言,无疑是进步的。但是,这种解说终归不过是一种美丽的设想。实践的过程和结果固然是客观的、实际的,检验任何理论,必须坚持让事实说话。然而,检验的过程本身能够彻底摆脱理性分析及其理论吗?

  通过实践检验真理,总是离不开理性分析的。有人说梨子是甜的,你吃到一只正常成熟的梨子,证明梨子的确是甜的;可你吃到的恰恰是一只又苦又涩尚未成熟的梨子,你一定会对那个结论提出补充和修正。你看过99只天鹅都是白色的,碰巧看到的第100只天鹅是黑色的,说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这条结论显然是错误的。你看到只是一只黑天鹅,于是认定所有的天鹅都是黑色的,同样也是错误的。这些判断都限定在实践的阶段,只有经过必要的归纳、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才能实现检验,才算完成了一种理论检验的过程,而这种归纳、分析,无疑属于精神的活动,属于理性的作用。需要到实际当中去检验真理,并不等于说,到了实际当中,就不再属于精神活动了,就不必动脑筋了。

  实践必须在为人们描述为理论的时候,才能完成对真理的检验。实践的情况和结果如何,要靠人们来“说”。也许有人会提出这样的疑问:不能看说,要看实际情况和结果。问题是这实际情况和结果终归还要由人来看、来“说”的。不说就不能让人们知道,不说就不能进入检验的程序。而对同一实践,不同的人可能做出不同的解释,提出不同的说法。举了例子讲,一项政策正确与否,同样是面对社会实践,不同的人会提出不同的结论,而不同的人都能分别举出有利于各自结论的事例。

  总之,检验活动本身其实仍旧是一种主观精神的活动,通过实践去检验真理,主观上必须运用正确的认识方法,并且对实际结果做出正确的解说,否则,便不能完成正确的检验。


共同主义ABC赞赏码.jpg

天爵榜订阅号.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