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一个混乱的时代,即将到来

时间:2024-07-04 07:33点击:38

‌一个混乱的时代,即将到来

原创 镇长本人 大树乡谈 2024-06-30


有一个英文词语,翻译的极差,那就是“democracy”,也就是被称为“德先生”的民主,这个理想主义的翻译,严重扭曲了本质,导致对西方政治制度并不了解的人,会误以为是“人民做主”“人民支配”的意思,这简直太荒唐了。

实际上,这个词更应该翻译为“票主”,也就是选票和钞票说了算的意思,毕竟无论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都是需要资本和影响力的。国内有些人把票选当成神话,总觉得一人一票就能实现“人民做主”,这简直幼稚可笑,如果有农村生活或者工作经验的,不妨想一想直接普选的村委,是怎么选出来的?

但凡好一点的村子,不花钱、不动用宗族血统、不使用特别的影响力甚至是胁迫,纯靠能力选上的有多少?

村已经是熟人社会了,能够参选的人,基本上全村的人都知道,可能有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交际,知道这个人本性、能力如何,可以说知根知底,这已经是最理想的“票选”环境,像古罗马搞选举,也基本就是少数公民、熟人圈层参与,但就算这样,仍然要动用特殊手段,也带来很荒唐的结果,比如《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就描述,票选被民粹裹挟,导致黄金时代的雅典竟然惨败于斯巴达。

以人类当前的技术水平、全民普遍的政治素养,一人一票的票主制度,是一种极为落后的政治制度,也就顶多适用于2000多年前的古罗马,亦或者几艘海盗船的规模。

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是,随着选举规模进一步扩大,到了十万人、百万人、千万人甚至上亿的时候,参选的人就不是人人都能知晓的,甚至见都没见过,那又如何去正确地投出一票?

那么有个问题:西方国家确实通过票选政治选出执政者,那为什么过去一百多年西方国家发展的还不错?一直引领世界?

殖民掠夺之类不多说了,这是西方先发优势带来的结果,从政治角度,归根到底,是因为西方的选举一直被政治精英高度掌控,只不过披上了一层“票选”的外衣。

几十人、几百人的规模,一人一票效率很高,大家也容易通过对比,找到最合适的人;到了千人规模,就得有能力以外的资本;而一旦突破万人,随着规模增大,谁能当选就取决于谁能让更多人知道、认可,掌控舆论、传播、宣传至关重要,而这需要钞票和权力。

就拿美国来说,美国大选最重要的就是获得竞选资金,竞选资金最主要的用途就是购买广告宣传,至于通过什么途径宣传,是安排人发传单,还是广播、电视、互联网推送,这不过是具体的技术手段而已,都是要花钱的。

西方表面上看来是一人一票,但实质就是高度的集权垄断,因为只有富豪权贵才能动用媒体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有这个人,没钱光靠自己拉票,能拉几票?

西方这套制度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建立在一个极端错误的假设基础上,那就是假设选民人人是圣人,像神一样全知,最起码具备足够的搜集信息、分析信息并且做出准确判断的能力,能够利用好自己手里的选票。

这可能吗?

美国媒体领域集中度越来越高,已经从上世纪80年代的50多家公司变为六大巨头,而这六大巨头下面是数百位决定新闻采编权的主编,主编之下是被美国资本直接或间接掌控的全球超过七成的记者。

最近中国搞144小时过境免签,大量外国人涌入中国,国外短视频平台掀起中国旅游热,很多外国人惊呼被西方媒体骗了,原来中国这么好。原因很简单,西方国家对于媒体、舆论的掌控严格程度远超中国,可以说西方主流媒体不想让民众看到的,民众就是看不到,显而易见的事实,都可以长达几十年的歪曲。

互联网已经这么发达了,但是美国大多数人仍然通过传统的CNN、报纸等获得新闻资讯,而中国老百姓还有多少会看传统的电视台、报纸?

而这些媒体巨头,就被西方统治阶层掌控,具体就是那些颇有盛名的政治家族和资本集团。比如美国参议员席位几乎是世袭的,甚至新闻里就会说,某某家族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参议员席位,其实还是需要通过选举的,但是因为这个家族在某个选区经营极深,当地媒体只会宣传这个家族的人,其他家族各有地盘,轻易不会来争抢,选举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

通过选举,就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但是这一切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被打破了,西方统治阶层对于宣传、舆论的垄断被打破了,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的传统媒体都在遭遇巨大的危机,而这是要动摇西方政治根本的。

动摇之处在于,新媒体的传播能力碾压传统媒体,这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止的,像TIKTOK在欧美的爆红就是典型,无论特朗普、拜登怎么威胁要封禁,但是为了大选,这两个人先后开通了TIKTOK账号。

还有原FOX主持人塔克·卡尔森,他在今年2月采访了普京,应该是全世界最顶级的自媒体人。但他一开始也是在美国传统媒体,他在FOX时主持的“卡尔森今夜秀”从2017年开始每晚都能吸引几百万观众观看,然而俄乌冲突之后,他因为发表维护俄罗斯的言论,被FOX开除了。

如果是在传统媒体时代,塔克·卡尔森不可能再找到媒体领域的工作,但是互联网时代来临了,被开除以后他搞起了自媒体,观看量远超过去,甚至在共和党初选辩论的时候,他还搞了特朗普专访,观看人数远超美国主流媒体。

但是对于高度依赖媒体垄断的西方选举政治而言,媒体传播方式的变化对西方政治家族堪称灾难性打击,这就意味着西方统治阶层很难有效把控选举的进程,最直接结果,就是2016年选出来了特朗普。

打破信息垄断之后,西方民众又远不具备面对真实世界的能力,于是陷入严重的阴谋论。而西方这套票选制度之所以能够维持国家发展,核心是由统治阶层也就是建制派控制,现在被打破了,正因此前自媒体时代,对于西方政治的解读,已经严重偏离现实。

总结一下:

西方票选政治,之所以在过去看起来运转的不错,本质是因为根本就不民主,存在大量的垄断和利益交换,只是用了一个选举的形式而已。

然而,在自媒体时代,票选打破了西方深层次的垄断与利益交换,却又没有建立新的成熟体制,一定会成为民粹政治的温床。

这也符合自然定律,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也就是“熵增定律”,一个孤立的热力学系统,熵只会增加或者不变,绝不会朝低熵的状态发展,也就是说只会变得更加无序。

一人一票这种方式,本质就是顺应熵增,采取这种模式的社会一定会向混乱的大方向加速发展。

所以,就能够理解为什么2016年特朗普当选,整个西方精英阶层会觉得天塌了。

在这种情况下,欧美世界以及深受欧美影响的国家和地区,都在民粹化,于是选出来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当选的人一个比一个极端,吹牛越来越猛,反而实事做的越来越少。道理很简单,民粹政治下,不吹牛、不极端,怎么可能当选,但是理性的人、踏实做事的人,一定不擅长吹牛,因为在承诺的时候,总会先考虑怎么完成。

选举而已,谁说承诺就得完成,当选了再说嘛,大不了过几年不干了。这就有点像婚姻,渣男渣女海誓山盟容易得很,因为根本没想过要兑现,反而是真正想要好好过日子、奔着结婚去的,总要考虑以后如何兑现,不能瞎许诺。

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英国脱欧公投,不过是这场自媒体变革冲击下,西方票选政治垄断体系被打破的结果。对当时的西方来说,极为关注2017年的法国大选,如果法国没有守住,也特朗普化了,那欧美传统政治体系就真的危险了。

最终,39岁的马克龙拯救了西方票选政治,也拯救了风雨飘摇中的欧洲一体化,民粹主义的勒庞输了,2022年马克龙再次赢了勒庞,但是需要看到的是,即使在革命传统、民主意识最为深厚的法国,民粹的力量也在极速壮大。

最终体现在刚刚结束的欧洲议会和法国议会选举,勒庞大胜,这基本意味着2027年法国大选,大概率法国也要民粹化,欧洲一体化这个梦也就要结束了。

所以马克龙在今年4月的一次演讲中,就警告说欧洲文明可能消亡,他开出来了药方,强调欧洲要团结、要自强。

但显然这个药方不对症,因为因果倒转了,马克龙如果不能够逆转互联网新媒体变革对西方票选政治的冲击,那么民粹化是必然的,马克龙过去进行的那些改革,也很难维持下去。

法国已经是欧洲民粹化比较慢的,剩下那些搞票选政治的欧洲国家,早就民粹化了,体现在极右翼势力的抬头,马克龙不可能逆转这一切。

这也就意味着,未来的美国、欧洲以及西方世界,必然会变得更加混乱,也会带动世界变得混乱。需要考虑的是,这场民粹风波,必然会冲击很多事,比如能源绿色转型,也会有更多国家把国内问题的原因归结为外部冲击,导致更加排外,影响到全球化。

现在,需要为这场必然到来的混乱做好准备,在混乱中,谁能保持稳定,把国家战略贯彻到底,谁就能乱中取胜。


共同主义ABC赞赏码.jpg

天爵榜订阅号.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