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98.新共:前十七年不是修正主义,搞文革就没有必要

时间:2023-11-02 23:16点击:90

‌朱云川:新共产主义统一思想(98)


1926年邓小平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时根据学校党组织要求写了一份自传。自传包含4个方面内容,在第四部分“来俄的志愿”中,邓小平写道:


“我能留俄一天,便要努力研究一天,务使自己对于共产主义有一个相当的认识。”


“尤其是要来受铁的纪律的训练,共产主义的洗礼,把我的思想行动都成为一贯的共产主义化。”


“我来莫的时候,便已打定主意,更坚决的把我的身子交给我们的党,交给本阶级。从此以后,我愿意绝对的受党的训练,听党的指挥,始终为无产阶级的利益而争斗!”


1963年,邓小平为学雷锋题词:“谁愿当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就应该向雷锋同志的品德和风格学习。”


1986年,美国记者华莱士采访邓小平时,邓小平说:


“我是个马克思主义者。我一直遵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马克思主义,另一个词叫共产主义。我们过去干革命,打天下,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因为有这个信念,有这个理想。”


朱老师:


马恩列毛邓习关于共产主义的语录,郭老师有兴趣可以搜集一下,下周一我来汇总。


郭向锋:


@重庆朱云川圣源书院 :好的,应该把马恩列毛习和其它各界知名人士论述共产主义思想的言论收集整理一下,以达到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指导实践的作用。


朱老师:


其他人暂时算了,邓的必须加上。邓的共产主义语录,可以用来打倒那些拥护改开的走资派。


尤其是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有不少支持共产主义的语录,我们要用好用足,一个都不少。这是打倒新时代特色走资派的精神原子弹。


郭老师:


确实邓对共产主义的论述很多,他多次提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点名批评方励之、王若望、刘冰雁的西化言论,并要求开除他们三人的党籍。


@重庆朱云川圣源书院 :网上内容很多,但比较零散,还得从原著搜。


现在民间和知识精英界思想文化战线非常混乱,亟待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共产主义红色文化统一思想,重铸民族文化之魂。


朱老师:


新共产主义统一思想。一扯上社会主义就是错的,马恩列毛邓习概莫能外。我们要比官学真,比民哲正,我们是真正的圣贤道德传人!


郭老师:


现在思想文化派系林立,良莠不齐。比较流行的有:


毛派,主张公有制,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西化派:主张民主宪政,三权分立,私有制。复古派:主张以儒治国,恢复礼义。精英派:主张专家治国,科层管理。大同派:主张世界联合,走向大同。宗教派:主张神治,反对人治。统一派:主张世界经济融合,人人有其股。


尽管目前人们的思想呈现出多元化倾向,但在广大老百姓中,共产主义思想已成主流,此乃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朱老师:


主义和人,都是竞争性并存。人民缺乏引领者。官方现在也在讲共产主义了,还是传统教科书那套,让人不信更反感。只要不斗私批修,不反对两面人,共产主义都不会有人信。左中右,就是白骨精。


郭老师:


无限膨胀的私心贪欲,脱离人民的贪官污吏,已成了社会发展前进的拌脚石。


从自媒体千万网友汹涌的舆情看,人民群众已自觉或不自觉地产生了走共产主义道路的愿望和诉求,民主自由和公平正义的呼声日益高涨。


万众声讨“张核子核酸造假”事件和“千价退烧药”事件,反映出人民群众对资本垄断和资本罪恶的仇恨;对“指鼠为鸭”事件的热嘲冷讽,反映出人民群众对执法公正性和正义感的强烈诉求;“为留学生发高额助学金”事件反映出人民群众平等意识的空前觉醒;


对住房、教育、医疗、养老、婚嫁等存在的严重问题的强烈呼吁,反映出广大人民群众对公平分配原则的强烈诉求。所有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只有在共产主义制度下才能得到合理解决。


共产主义现在已经不再是虚无缥缈的空想,而已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需要。它就是日常生活,是生存发展的首要条件。


朱老师:


是的,共产主义尤其是穷人生存下去的底线。没有共产主义,穷人及其后代只有死路一条。


网友:


我不赞同你的观点!

我退出你的群吧!

你会误导新共产主义信仰者们的!

邓小平是中国赫鲁晓夫!

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头子!


朱老师:


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谁?是毛与邓吗?不是。是每个人头脑里的右左中杂空。邓千坏万坏,有三点不坏:一是解放思想,二是让老百姓吃饱饭,三是维稳有功。


网友:


我们最好不要轻易去评价伟人,前后三十年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长历程,那能不经历点风风雨雨呢,关键是要怎样更好的走进新时代!


朱老师:


不是轻易,是认真地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在中国搞共产主义,毛邓是绕不过去的。事实上,共产主义正、社会主义左、封建主义中、资本主义右,完全不是一回事。


就新中国历史而言,毛时代左,主要反右,争取中间派;邓时代右,主要反左,重用中间派;新时代正,不左不右,主要反对中间派(两面人)。


左中右就是白骨精。不认真总结前后三十年历史,就打不倒白骨精、黄袍怪、假行者,跳不出左右中派陷阱,是走不进新时代的。


毛主席力捧斯大林,大骂赫鲁晓夫,本身就是违背实事求是,犯错误。对此,铁托一针见血指出,包括苏联、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哪个不是搞修正主义呢?


中国的毛主席前十七年,如果不是搞修正主义,搞文革就没有必要。


朱云川

2023年7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