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英国BBC采访朱云川:‌中国经济在2026年能否赶超美国

时间:2023-09-25 12:35点击:244

BBC采访主题:中国经济规模在2026年后能否赶超美国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部《互动空间》电话采访朱云川

整理人:公行 


时间:2006年5月24日北京时间21:30-21:45 

嘉宾:四川(重庆)朱云川先生、北京田先生、辽宁朱先生、四川陈先生。 

BBC主持人:蒙克 


蒙克: 


据BBC广播公司的一项民间调查说,有四成的被访问者认为,中国经济规模在2026年后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也有不少网友持不同看法。对此,我们邀请了四川的朱先生来谈谈这个话题。四川(重庆)的朱先生创办有一个谓我自然网,在国内是新文化学派的倡导者。现在,请问朱先生,你对此持什么观点,怎么看? 


朱云川: 


听众朋友好,蒙克先生好!我的观点是中国有95%以上的几率超过美国。有五大理由: 


一、从经济调控讲。中国是政府干预型经济,美国是市场主导型经济。美国经济是经济决定政府,政府干预市场能力弱,经济发展有很大盲目性。中国政府正在加强对经济的宏观调控,有传统的政治优势。上个世纪的美国经济由古典自由主义转为凯因斯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有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加强了政府干预经济的职能,这可以说是吸取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成果,加强了政府干预市场,从而维持了美国经济的平稳快速发展。然而,比起中国政府的传统政治优势来说,美国政府的优势不如中国政府有力。民主以政治强力为基础,比如美国的民主。美国经济不是民主的经济,而是强力的经济。事实上,经济发展需要的前提不是民主,而是国家长期的稳定与安全。 


二、从经济结构讲。中国经济是自然基础型的,美国经济是高端寄生型的。寄生型经济固然可以获得高额利润,但由于经历环节比较多,也非常脆弱。任何一个环节的失败,都可能导致美国经济的破产。而中国经济一向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为特色,这是一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一旦经历过了资本主义农业经济危机,大量自主创新的发明成果就可能集群式爆发出来,从而支持中国经济走上独立自主的经济发展模式。 


三、从经济环境讲。中国经济是与人为善的和平发展,美国经济是丛林法则的掠夺发展。众所周知,经济发展不能依靠竭泽而渔、一网打尽,而是讲细水长流,源源不断,讲互利共赢、共同发展。多个朋友多条路。美国模式对朋友是损害,朋友吃亏上当,敬而远之,自然是越来越少。美国人做生意把自己的生财之道、活水源头都堵死了,焉能长久?中国经济模式正在赢得全世界的关注,世界上更多的人看到中国的和平、繁荣与安全,更多的人愿意学习中文,愿意与善良的中国人民打交道、做生意、交朋友。中国自然是“财源滚滚通四海,亲朋好友达五洲”,如何不能发达呢? 


四、从经济支柱讲。美国经济主要是靠军火和高科技产业拉动的,这些都是高赢利产业。但一般说来,高科技的开发是很困难的,而追踪与赶超是相对容易的,日本的经济成功就是这样实现的。而军火生意,主要得靠美国军队在海外战场的表现。一旦美国军队海外失手,美国军火一下子就会成为弃儿,这对美国经济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事实上,现在美国军队在海外的穷兵黩武,侵略者必然会遭到失败,而这个失败在二十年内就可能出现。中国却没有这种包袱。现在世界是一超多强,美国的竞争对手多,打击力量也多,这都会制约美国经济的发展。 


五、从比较优势来看。中国人口多,有本土智力优势;美国人口少,人才对外依赖性强。在消费型市场经济条件下,“人少好过年”是优势;而在创新型市场经济条件下,“人多好干事”是优势。因为,中国政府已经决策了一条全新的中国特色发展之路,坚持“和谐、创新、科学、共享”的创新型国家战略,正在积极主动地把握经济社会发展的命脉,主动推进国家主导的超越发展转型,从“政治、经济”模式转入“文化、经济、政治”模式。中国的优势在人口,不是劳动密集型,而是智力密集型,必将在国家创新发展领域大有作为。 


当然,中国目前也有一些困难,比如思想混乱、腐败严重、教育失误、贫富悬殊等。但是,这些都是细枝末节,只要思想路线正确了,政权意志统一,中国社会的一切困难和现实危机,都将在新的社会基础上得到迅速解决,这也就是中国的传统政治优势。目前,唯一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崩溃的因素是中国发生大的内乱,比如美国主导的颜色革命成功、政权易手。事实上,这种情况目前已经引起中共高层的严重关注和强力惩办,在中国成功的可能性很小,按中国知识分子和老百姓的意识,乱国之徒不会超过5%。因此,我说中国赶超美国的机率在95%以上。只有在中共失去民心、政权垮台、军队自专等条件下,中国四分五裂,沦为弱国。世界列强趁机侵入中国,肆意瓜分势力范围,中国重新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经济,颜色革命才能成功。 


(注:由于采访时间限制和互动节目需要,朱云川只是简单说明了前两个理由,其他几个理由并没有在采访节目中说明,现在补充在这里,一并供读者参考。) 


附:采访结束后的网友评价 


公行(241839300) 21:47:39 

英国BBC广播公司的采访已经结束了 


皖人治国(562951566) 21:47:57 

结束了 


张艺怀(334798155) 21:48:17 

情况如何? 


公行(241839300) 21:48:44 

只有我赞成中国经济20年超过美国。其他的三位都不赞成,都是右边朋友 


皖人治国(562951566) 21:48:52 

我赞成中国经济20年超过美国。一定可以 


天府采菊人(7241137) 21:48:53 

我觉得恐怕超不过,听起来反正不错。公行,说说你的理由 


红树林(522323587) 21:49:52 

什么是经济?还是GDP? 


皖人治国(562951566) 21:50:21 

政治,经济,文化.教育.........20年超过美国 


平常居士(57000285) 21:50:49 

呵呵 怎么采访 那么快 


公行(241839300) 21:51:01 

五大理由:中国是政府干预型经济,美国是市场主导型经济。中国是基础性自然型结构,美国是高端寄生型结构。中国是朋友多助,为人亲切;美国是丛林法则,为人不亲。美国经济支柱是军火与高科技,这得看市场。一旦美国海外失手,一切都将完蛋。中国已经 转入国家主导的创新型战略发展期,人口多是智力优势。所以,美国必败。这是我的理由 


张艺怀(334798155) 21:54:11 

有道理呀,分析的很透彻 


公行(241839300) 21:54:14 

而右边朋友的理由,是中国没民主,有腐败,现在人均穷,教育投资不足。呵呵,老生常调,一点都没有长进

 


=======================================


附录:


美国人对自由市场失信心  


来源:中国评论新闻网  2008-07-20 


 

中评社香港7月20日电/美国楼市危机和金融市场的动荡,油价高涨、就业市场萎缩,以及民众退休金缩水,让曾对自由市场深信不疑的官员与经济学家开始质疑这一机制是否能真正带来一个公平、稳定的社会,要求政府加强经济干预的呼声日益高涨。 


  《洛杉矶时报》刊文指出,看着现在美国正在苦于应付经济与金融的双重危机,历史学家认为,美国将因民众对市场绝望而走向社会主义。 


  虽然仍然有些市场支持者认为,现在还没有要到抛弃自由市场元则的时候,不过随着股市连连重挫,消费者信心也降到了几十年来新低点。最近盖洛普民意调查还显示,有多达84%的美国人相信整个国家正在“错误的轨道”上运作。 


  金融市场的颠簸更加深了他们的疑虑,最后终于逼得财政部不得出面替两家重量级房贷业者房利美(Fannie Mae)与房地美(Freddie Mac)做担保,抚平信心几乎溃散的市场。不过同一时间美国史上第二大的银行倒闭案爆发,资产达320亿美元的IndyMac Bank遭到联邦监管机构接手,再度让股市陷入深渊。 


  这一次的金融危机,真的和过去有点不太一样。连布什都已表态支持政府对金融市场的监管,当房利美和房地美这两家具半官方色彩的房贷业者开始传出危险后,布什政府似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交给政府处理。 


  探讨自由市场《制高点》一书的作者Daniel Yergin表示:“在上一个世代里,大家对市场很有信心,但是显然现在又转回到寄托于政府身上。当所有事情都在同时间爆发,人们看待政府与市场的想法因此改变。” 


  看看最近这一年来发生的几件事,便可知道为什么民众的信仰为何已经改变。 


  短短一年,零售汽油价格飙涨一倍,国际原油价格狂涨,沉重的燃料支出让热爱大型汽车的美国人叫苦连天,路上的卡车数量也瞬间减少许多,汽车、航空业双双陷入空前的危机。然而,油价飙涨和全球只上扬1%的能源需求来比,似乎有点搭不上关系,于是有人开始忧心能源市场的泡沬化已经在酝酿。 


  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则是将矛头投机客。日前美国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也召开了一场听证会,决定调查市场投机客对于油价的影响。至少有十几条提案规送到国会手中,要求限制投机资金或是对石油企业课税。

政府干预市场的类似手法,也在楼市出现。房价偶有波动本属常态,但在过去十几年来美国人看到的房价却只增无减。然而从2004年中开始,房价开始缓步下跌,到了2007年更急速下滑。特别是美国东西两岸过去短短一年内,房价重挫了16%,跌幅之深为二十年来仅见。许多分析师认为未来还会继续下跌。 


  美国华府智库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Robert E.Litan表示,楼市的危机是充满野心的放款业者、愚蠢的信评机构和银行一手所致。但投资者也不希望就此放弃所有的市场,只是盼政府能够出面做一点事。 


  类似的模式,在全球贸易和投资资金潮上也可看出端倪。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Robert Z.Lawrence曾说,进入新世纪的美国,相信在服务与资讯科技上建立起一个新经济,可以让他们成为全球的最大赢家。全球化的概念在2000年当初提出来时,大多认为对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是有利的,发展中国家则仍是需要帮助的一方。 


  现在这些乐观的假设,都已经被视为荒唐的预言。大家所看到的一个现象,是新兴国家成长的速度超乎预期,发达国家则由美国领军下节节败退。“因此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早就和资讯科技与服务没关系了。现在是谁手上握有石油等其他商品,讲的话才能最大声。”Robert Z.Lawrence表示。 


  若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近年来股市的表现并不尽理想,至今仍然维持在2000年时的高点上下震荡,投资资金因而感到失望不安。在十年前投进大盘指数型基金的投资人,不但没赚到什么钱,还有可能损失了本金,这可和当初做的民调都期盼会有15%的年报酬率相差甚远。 


  美国加州大学UC Davis历史学家Eric Rauchway指出,19世纪在美国发生的毁灭性的恐慌与绝望,最后反而促使政府痛心改革,也就是美国前总统罗斯提出的“新政(New Deal)”计划,让经过大萧条的美国经济浴火重生,开启几十年的强盛时代。 


  现在,美国人还没有放弃所有的投资市场,他们只是希望能够再出现一个新政计划,带领他们继续走向繁荣的未来。美国华府智库Brookings Institution资深研究员William Galston坦言:“我们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