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十九、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

时间:2023-10-24 14:53点击:102

  ‌十九、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

  

  1、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三个阶段

  马克思指出: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14页)

  一般人会说,这个过渡时期就是社会主义时期,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其实不然,这个过渡时期就是指“革命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是社会主义者的所谓社会主义。

  1875年,马克思写了著名的《哥达纲领批判》。这部著作最显著的理论贡献,是把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分为两大阶段,即“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和“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并且论述了这两个阶段各自的基本特征以及从第一阶段向高级阶段的转变。但是,马克思并没有把“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叫做社会主义社会。在习惯上,人们常常说,马克思把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称为社会主义社会,这完全是误解和误读。

  如果我们把“革命的社会主义”看成是政治革命为核心的低级共产主义的话,这里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依然是共产主义,而且是经济革命为核心的中级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就是文化革命为核心的高级共产主义。

  

  2、卢森堡和列宁对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误读

  那么,为什么会产生“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的错误认识呢?源于卢森堡和列宁对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误读。

  德国的女革命家罗莎•卢森堡(1871-1918),在1903年3月写的纪念马克思逝世20周年的文章中写道:马克思学说可以简要地概括为对于这样一条历史道路的认识,即“从最后一个‘对抗性的’、以阶级对立为基础的社会形态通向以全体社会成员利益一致为基础的共产主义社会”,“它首先是经济发展和政治发展的某一特定阶段,即从资本主义历史阶段向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过渡的时期在思想上的反映。”1907年卢森堡在柏林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创办的中央党校讲授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史时更精确地指出:“自古到今各时代的经济形式是:原始共产主义——奴隶制——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将要到来的时代是:社会主义;最终目标是:共产主义。每一个时代都是由前一个时代发展出来的。”

  卢森堡把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未来社会分为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两个阶段,并且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在前,共产主义社会在后,共产主义社会是由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出来的,但它毕竟尚未明确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同时由于她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历史地位的局限,她的这种论述所产生的社会影响不大,因而不能把他的论述作为把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称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标志。

  列宁在1915年8月写的《论欧洲联邦口号》一文中说:“在共产主义的彻底胜利使一切国家包括民主国家完全消失以前,世界联邦(而不是欧洲联邦)是同社会主义相联系的、各民族实行联合并共享自由的国家形式。”

  1916年7月列宁在《关于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一文中,引用了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讲的关于过渡时期的一段论述:“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转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然后说:“直到现在,这个真理对社会主义者说来,还是无可争辩的,而这个真理就包含着对国家的承认———直到胜利了的社会主义转变为完全的共产主义为止。”

  列宁在1917年4月写的《无产阶级在我国革命中的任务》一文中说:“人类从资本主义只能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即过渡到生产资料公有和按每一个人的劳动量分配产品。我们党看得更远些:社会主义必然逐渐成长为共产主义,而在共产主义的旗帜上写的事:‘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列宁这三篇文章中的三段论述,都把未来社会分为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两个阶段,并且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在前,共产主义社会在后,社会主义社会必然逐渐成长为共产主义社会,但也还没有明确做出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的论断,因而都不能作为标志性的著作。

  有学者认为把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叫做社会主义社会的标志性著作,只能是列宁在1917年写的《国家与革命》一书。列宁在《国家与革命》第五章中,叙述和发挥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关于共产主义社会两个阶段的划分及各个阶段的基本特征时,明确讲到马克思称为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的社会制度,“通常叫做社会主义”。

  

  3、毛主席对社会主义性质的误读

  毛泽东在1970年代曾经指出:

  “总而言之,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解放前跟资本主义差不多。现在还实行八级工资制,按劳分配,货币交换,这些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所不同的是所有制变了。”毛还指出:关于资产阶级法权,“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见人民日报,1975年2月22日)。

  毛泽东指出:

  “马克思讲从资本主义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有一个‘革命转变时期’。我们现在就是处在这样的革命转变时期。什么叫做建成社会主义,这个问题很有文章可做”(邓力群: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经济学批注和谈话,上册第77页,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

  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公报上,更是明确提出:

  “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

  毛泽东的意思很明确,整个社会主义阶段,也就是进入共产主义之前的长期历史时期,都处于马克思所说的“革命转变时期”,不能算“建成”社会主义。

  历史并不是进化论描述的那样向前发展的,曲折反复和跳跃发展是一种历史常态。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形态之外,还有原始(鬼神)社会、奴隶(帝国)社会、封建(地主)社会、国家(社会)主义等其他社会形态。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结果,并不具有唯一性,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并不是指同一个代替资本主义的未来新社会。苏联和中国的历史反复证明,社会主义并不必然逐渐成长为共产主义,相反,离开了共产主义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往往是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复辟的修正主义温床和桥头堡。因此,“社会主义就是修正主义”这一结论是经得起人民和历史检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