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首次公开杨开慧“遗言”,毛泽东听完瞬间泪流满面

时间:2024-05-28 09:09点击:2188

1946年,毛岸英首次公开杨开慧“遗言”,毛泽东听完瞬间泪流满面

  历史龙元阁 2021-10-29

  

  1946年,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从苏联飞回了国内,一路直奔延安而来。

  得知儿子回来,毛泽东不顾病体,坚持到机场迎接毛岸英,已经19年没见的父子俩十分激动,毛泽东内心既期待又紧张,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毛岸英的变化大不大。

  很快,飞机缓缓降落在延安机场上,身穿苏军绿呢大衣,脚踩绒靴的毛岸英从飞机上走了下来,毛泽东看到身高一米八,英武伟岸的儿子内心喜悦不已。

  毛岸英快步走到跟前,看着毛泽东,紧张地喊道:“爸爸!”

  “好,回来就好了!”毛泽东握住儿子的手,仔细端详着毛岸英的脸,儿子眉眼之间和母亲杨开慧十分相似,尤其是笑的时候,和杨开慧简直一模一样。

  看着毛岸英,毛泽东一下子就想起了早早牺牲的杨开慧,要是杨开慧能看到现在的毛岸英,该是多么骄傲和自豪啊!

  毛泽东向毛岸英一一介绍了延安的干部同志们,毛岸英懂事地向大家问好,随后毛泽东就拉着毛岸英回了自己的窑洞,和儿子一起吃饭,这么多年没见,父子俩有说不完的话。

  聊着聊着,毛泽东突然问道:“岸英,你妈妈临走前都说了什么?”

  听到父亲的问话,毛岸英愣了一下,记忆瞬间就回到了16年前母亲牺牲的时候,毛岸英长叹了一口气,真诚地看着父亲说道:“妈妈说,她没有做一件背叛您和党的事,她永远都爱您!”

  听完毛岸英亲口转述的杨开慧遗言,毛泽东瞬间泪流满面,这也是毛岸英首次公开杨开慧“遗言”,这么多年过去,杨开慧对毛泽东坚贞不移的爱,终于传递到了毛泽东的心里。

  

  一、初见

  

  大革命失败后,杨开慧带着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兄弟回到了板仓娘家生活,一方面照顾孩子,另一方面又组织和参加了长沙、湘阴等地的地下武装斗争,在完全和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坚持战斗了三年。

  杨开慧不怕军阀、不怕国民党军队,唯一害怕的就是毛泽东和孩子出现危险,当杨开慧得知毛泽东在井冈山上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她急忙找来地图,每日看着井冈山所在的地方,寄托自己的思念。

  杨开慧始终难忘初见毛泽东时的情景,她坐在板仓家中,抱着孩子,一遍又一遍回忆着两人的初见。

  1913年,杨开慧跟随父亲杨昌济举家搬迁到了长沙城,杨昌济出任了湖南高等师范学校的老师。

  从这一年开始,杨昌济的家中就多了学生往来的身影,在众多客人中,杨开慧注意到了一个谈吐不凡、器宇轩昂,却穿着一身粗布衣裳的青年毛泽东,他经常来向杨昌济请教问题,是杨昌济最欣赏、最喜欢的学生之一。

  有一天,杨昌济突然高兴地跑回了家,独自一人在书房呆了半日,一出来就兴冲冲地对杨开慧说:“我在第一师范遇到了两个最好的学生,他们一个叫毛泽东,一个叫蔡和森,此二人将来定能成为国之栋梁!”

  听到父亲这么说,杨开慧也对毛泽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竟杨昌济教书育人这么多年,从未遇到哪个人会让杨昌济如此欣赏。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毛泽东和往常一样来到了杨昌济先生家中做客,这一天,他穿了一身水蓝色的旧长袍,气度十分不凡,杨开慧躲在窗户后面偷偷看着毛泽东,不好意思出来见客。

  忽然,杨昌济大声喊道:“小霞,来给客人倒茶!”

  杨开慧急忙回过神来,跑进厨房拎着茶壶走进了书房。当她走到毛泽东面前的时候,毛泽东将视线转移到了杨开慧身上,带着温柔的笑问道:“你就是小霞?”

  杨开慧连忙羞红了脸颊,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就连忙拿着茶壶跑出去了。

  这是杨开慧第一次正式和毛泽东交谈,初见的场景杨开慧一直记在心中,虽然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但是杨开慧早已从父亲和毛泽东的交往中对毛泽东产生了好感。

  从这一天开始,杨昌济的书房中就多了杨开慧的身影,每每看到毛泽东到来,杨开慧立马放下手中的课本,跑到父亲的书房,参与众人热烈的谈话。

  刚开始的时候,杨开慧不明白大家挂在嘴边的民主主义是什么,也不明白毛泽东和父亲所找寻的救国求存之道是什么。她只是很喜欢听毛泽东发言,年轻的毛泽东总是将头发高高地梳起,显得十分精神,演讲的时候口若悬河、沉稳大气,他的思想散发着智慧的光辉,他的举止得体,杨开慧被毛泽东深深地吸引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开慧逐渐明白了毛泽东他们讨论的“救国求存”之道,毛泽东虽然只是一介农民出身,但他满心满眼都装着国家和人民,国家积贫积弱,人民生活苦不堪言,我辈青年又当如何选择未来?这些都是毛泽东一直在思考讨论的问题。

  那个时候的毛泽东,虽然还没有找到一条明确的救国求存之道,但也明白拥有健康的身体多么重要,闲暇之余,毛泽东经常带着杨开慧和同学们一起去爬山远足,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开阔思维,还能够培养感情,在外出游玩的过程中,杨开慧对毛泽东的了解越来越多,毛泽东也经常帮助杨开慧提升思想,学习新文化。

  1918年,受北大校长蔡元培邀请,杨昌济将前往北京大学任教,毛泽东十分不舍得恩师的离开,也不舍得杨开慧的离开。他急匆匆地赶到杨昌济先生家告别,走进书房的时候,正好看到杨开慧站在东墙前取画。

  由于这幅画挂得太高,杨开慧努力踮着脚尖也够不着,毛泽东急忙快步走上前,帮杨开慧取了下来,杨开慧转身看到毛泽东,瞬间就羞红了脸,连忙跑了出去,还差点撞上站在一旁的杨昌济。

  看到自己的爱女和爱徒是这副光景,作为过来人的杨昌济心中瞬间了然了,他很欣赏毛泽东,也很清楚毛泽东的未来必将光辉远大,这样的人做自己的女婿,杨昌济是相当满意的。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很担心杨开慧的未来,毛泽东为之努力的方向,充满了荆棘和险阻,自己从小娇惯的女儿,真的想要这样的生活吗?

  想到这里,杨昌济犹豫了。

  过了几日,章士钊来到了杨昌济家中做客,杨昌济便和章士钊提起了此事,章士钊思索了一下,说道:“毛泽东?毛润之……这个名字我有些耳熟啊……”

  “他是我的学生,学识人品俱佳,将来必是救国之栋梁,但也正因为如此,让我很犹豫……”

  章士钊听完杨昌济的话,决定帮自己的这位老友把把关,他说道:“有空,让我见见毛泽东。”

  很快,章士钊就如愿见到了毛泽东,当时毛泽东参加了一场座谈会,在会议上发表了振奋人心的讲话,在场的学生们一直在奋笔疾书地记录,唯独毛泽东不同,他很少动笔,只在听到重点时,记下寥寥数语,坐姿端正挺拔,举止落落大方,章士钊内心瞬间对这个年轻人欣赏不已。

  座谈会还没有结束,章士钊就急匆匆地跑到了杨昌济家中,果断地说道:“不要犹豫了!快把小霞许配给毛泽东吧!”

  就这样,毛泽东和杨开慧,在船山学社成婚了,简单的喜宴和几位好友的庆祝,就是他们婚礼的全部。可惜的是,那时的杨昌济先生已经逝世。

  

  二、让我和润之脱离关系,除非海枯石烂

  

  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带着工农革命队伍建立了井冈山农村革命根据地,杨开慧带着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兄弟回到了板仓娘家继续在地下开展革命活动。

  然而,国民党发动的“白色恐怖”愈演愈烈,杨开慧作为毛泽东的妻子,早已被反动敌人盯上了。

  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杨开慧很清楚,这些反动敌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更不会放过自己的孩子,为了孩子,为了毛泽东,杨开慧早早地写下了一封“遗书”,一封类似于“托孤信”的遗书。

  杨开慧提笔第一句便写道:“死亡,我不惧怕死亡,但是我可怜我的孩子,还有我的母亲……”

  写到这里,杨开慧几乎泣不成声,难得天下父母心,只有自己当了父母,才能体会到自己父母的那般苦心,杨开慧知道父母的爱不是亲戚们所能代替的,无论是多么好的亲戚,也始终比不过父母的关怀,但眼下她只有将孩子交给别人她才放心。

  杨开慧继续写道:“……这样一封遗嘱般的信,你们看了一定以为我发神经,可我总觉得死神那里飞来了一条毒蛇一样的绳索,紧紧缠着我的脖子,所以我不能不早作预备……”

  从这个时候开始,杨开慧便觉得冥冥之中死神已经敲响了警钟,亦或者是每个革命者应有的觉悟,正如无数革命先烈所说,怕死便不当共产党,怕死者,永远都是无法彻底革命的!

  1930年,红军发动奇袭迅速占领了长沙,却又迅速撤退,匆匆赶到的湖南省“清乡”司令部司令何键扑了个空,愤怒的何键在长沙疯狂抓捕共产党人和进步青年,还悬赏了1000大洋抓捕杨开慧。

  在这样大力度的搜捕下,何键很快就找到了杨开慧的藏身之处,他找到了当地的反动乡长,带着大批人马冲进了杨家,8岁的毛岸英见到这些凶神恶煞的人害怕得躲在保姆怀中,就这样,军阀何键抓走了杨开慧母子和保姆陈玉英。

  司禁湾陆军监狱署中,关押着很多人,大家或站或坐在铁牢之中,杨开慧低着头,靠着墙根坐着,一言不发。

  突然,牢门被打开了,一名《晚晚报》的采访人员走了进来,大声喊道:“杨开慧!杨开慧出来!”

  身穿浅蓝色竹布长衫的杨开慧从人群中缓缓站起来,她挺起胸膛,整了整利落的短发,镇静从容地从人群中走出来,跟着采访人员离开了。

  在审讯室中,采访员问了杨开慧很多问题,他问道:“你为什么要做共产党?你这是犯法!”

  听到这个问题,杨开慧冷笑了一声,从容地说道:“不是我犯法,是你们犯了法。”

  见杨开慧如此说,采访员有些轻蔑地笑了笑,说道:“其实,你只要悔过自新就能活下来了,毕竟你也只是受了毛泽东的‘蛊惑’。”

  “我誓不屈服!我的生命早已不计较了,我的话说完了。”

  说完,杨开慧就转身离开了审讯室,只留下了采访员怔在原地。

  杨开慧入狱后,杨家人想尽办法救她出狱,兄长杨开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联合诸多社会名流与学者向国民党政府施压,要求他们释放杨开慧,何键无奈只能以缓刑处理。

  虽然不能立马将杨开慧执行死刑,但是何键仍旧可以对杨开慧动刑,身材瘦弱的杨开慧在狱中备受折磨,几乎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家人来探望杨开慧的时候,杨开慧没有求救,也没有哭泣,只是从容地说道:“家中有一块青布料子,做成衣服我上路时穿,我杨家死了人,决不做俗人之举!”

  家人听到杨开慧这样说,纷纷落下泪来,他们都明白,霞妹子这时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了,不论国民党如何逼迫,她都不会屈服半步。

  为了报复毛泽东,何键要求杨开慧公开宣布与毛泽东脱离关系,并且许诺,只要杨开慧答应,不仅可以放她安全离开,还会给她家人高官厚禄,但不论何键怎么威逼利诱,杨开慧始终不屑一顾。

  为了让杨开慧开口,何键无耻地抓住了一个母亲的软肋,他将脏兮兮的毛岸英带到了杨开慧身边,看着伤痕累累的母亲,毛岸英急得大哭,杨开慧将儿子一把抱进怀里,慈爱地说道:“岸英别哭,永远都不要在敌人面前落泪!”

  一旁的审讯人员见状,恶狠狠地骂道:“你和毛泽东到底通过什么联系?快交代!”

  杨开慧漠然地回答:“你们的报纸!我看到他上了井冈山,建立了根据地,我看到了他指挥红军打得你们落花流水!”

  听到杨开慧这么说,敌人立马将毛岸英抱了起来,杨开慧万分不舍地拉着毛岸英的双手,毛岸英在不断地挣扎着,哭喊着,最终,敌人还是将杨开慧母子生生分开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毛岸英,杨开慧大声喊道:“岸英!挺住!”

  行刑前的晚上,何键再次来到了监狱里,他长叹了一口气,问道:“杨开慧,你当真不愿意宣布与毛泽东脱离关系?只需要你说一句话,明天你就不用死!”

  杨开慧冷笑道:“别做梦了!让我和润之脱离关系,除非海枯石烂!”

  看着杨开慧决绝的样子,敌人十分不解,在他们心里,说一句话就能活命,为什么杨开慧宁死也不愿意?他们也不明白,这句话对于杨开慧来说,就是向敌人屈服!

  敌人离开后,杨开慧靠着监狱里冰冷的墙壁落下眼泪,她不是畏惧死亡的到来,而是不舍得自己的孩子,不舍得自己深爱的毛泽东,她多想能够亲眼看着孩子长大,多想和毛泽东一起走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

  

  三、杨开慧遗言“首次”公开

  

  1930年11月14日,特务四连的值星官晏国务起了个大早,今天的任务很重要,处决的是毛泽东的妻子、中共要犯杨开慧,千万不能出纰漏。

  晏国务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带着人马耀武扬威地走进了清乡司令部的办公室,里面摆着很大的空桌子,桌子的中间立着一个“标子”,用黑色的字体写着“枪决女共犯杨开慧”八个大字,旁边还放着一碗血红的液体。

  不一会儿,杨开慧就被五花大绑地押解了进来,执法处处长李琼板着一张脸,高抬着下巴走过杨开慧身边,随手拿起标子,用毛笔蘸满血红的液体,在标子上画了长长的一道竖线,然后旁若无人地离开了办公室。

  一旁的士兵连忙跑过去捡起标子,插进了杨开慧的后背衣服里,就押着杨开慧离开了,这就是国民党所谓的宣判过程,全程不到5分钟。

  随后,杨开慧被绑在一辆黄包车上,晏国务骑着大黄马,带着人将杨开慧包围在中间,拉着杨开慧游街示众了整整一个小时。

  很快,晏国务一行人就到了浏阳门外,他们粗暴地解开绳索,一把将杨开慧推到了地上。

  杨开慧用尽全力支撑着身体,恶狠狠地瞪着晏国务等人。

  “砰砰!”

  两声枪响过后,杨开慧的身体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鲜血从她的后背一直流到了地上,刽子手得意洋洋地将手枪插回腰间,弯腰解开了杨开慧的绳索,便带着人马扬长而去。

  秋野一片荒凉,杨开慧穿着单薄的青蓝布衣趴在一片血泊之中,敌人的两枪并没有夺走她的生命,她奄奄一息地匍匐在草地上,双手死死地扣进了泥土里,嘴里满是泥沙,强大的求生欲驱使着她拼了命地往前爬。

  一直到下午,才有人向晏国务报告杨开慧还没有死,晏国务得知后冷血地笑了一声,派副目姚楚忠去浏阳门外补枪。

  姚楚忠接了命令,不耐烦地赶往了浏阳门外,要不是因为杨开慧,他也就不用再跑一趟了。

  姚楚忠骑着马来到了杨开慧的身旁,看着满身都是泥沙和鲜血的杨开慧没有半丝怜悯,他眼也不眨地举起了手中的枪,朝着地上单薄的身体,“砰砰砰”开了好几枪……

  杨开慧牺牲后,得知消息的毛泽东悲痛万分,杨昌济先生临终前,将杨开慧托付给自己,如今杨开慧年仅29岁就牺牲了,毛泽东内心伤痛难忍,又愧疚不已。

  他提起笔,想要给杨家写一封信,却又不知如何下笔,他回想起和杨开慧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眼泪不自觉地从脸庞滑下,最终只化成了八个字:“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杨开慧牺牲后,毛泽东也和自己的孩子失去了联系,后来还是杨开智冒着生命危险接回了毛岸英三兄弟,还亲自将他们护送到了上海,交给了地下党组织,毛泽东才再一次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然而,受革命形势影响,毛泽东无法与孩子团聚,只能将毛岸英、毛岸青兄弟送往苏联留学,远离国内恶劣的环境,等到形势好转,再将孩子接回来。

  1946年,毛岸英学成归来,毛泽东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为了第一时间见到毛岸英,毛泽东不顾病体,坚持来到机场,迎接毛岸英的归来。

  在看到毛岸英的那一刻,毛泽东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岸英的眉眼与杨开慧是那么的相似,笑起来的模样让毛泽东一下子想起了当年在杨昌济先生家中与杨开慧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

  他拉着毛岸英的手,走进了自己的窑洞中,父子二人坐在炕上,有着聊不完的话,得知儿子这些年受的苦,毛泽东心中十分酸楚。

  “岸英,你妈妈走前都说了什么?”毛泽东轻声问道。

  毛岸英听到父亲的问话,先是一愣,缓缓说道:“妈妈说,妈妈说,她没有做一件背叛您和党的事,她永远都爱您!”

  听完毛岸英转述杨开慧“遗言”,毛泽东瞬间泪流满面,这份穿越了16年的爱,终于通过毛岸英转达到了毛泽东的心里,杨开慧至死不渝地爱着毛泽东,爱着党。

  杨开慧是毛泽东一生难忘的白月光,对于毛泽东而言,杨开慧不仅仅是自己忠贞的爱人,更是自己的战友、亲人和知己,两人之间的情感远远超乎于平常儿女的小情小爱,他们将家国命运与个人命运联系在一起,将个人幸福转变成了人民的幸福!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杨开慧和毛泽东之间的爱情故事永远值得歌颂,杨开慧不畏强权、勇敢坚毅的美好品格也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来源:《毛泽东人民大学》20240528,第5版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