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十七、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不一定是同路人

时间:2023-10-24 14:50点击:96

  ‌十七、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不一定是同路人

  

  共产主义是人类追求公平的社会运动。产生共产主义运动的前提,是消除共同面临社会灾难的精神行为,而不是对全社会共同富裕的物质追求。所以,把共同富裕作为全社会奋斗目标,不是共产主义的伟大运动、人类幸福,而是修正主义的画饼充饥、欺世谎言。

  共产主义运动的主力军是觉悟的人民,共产主义运动的同盟军是老百姓。占总人口90%以上的人民群众,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绝对依靠力量。扶助学者、工人、农民等第一类劳动者的诚实劳动,是共产主义的天职;抑制商人、军人、文人等第二类劳动者的弄虚作假,是共产主义的使命。在共产主义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事业成败的因素。

  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成为同路人是被动的。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列举的四种社会主义者,封建和宗法社会的拥护者(老左派)是共产主义的敌人,现今社会的拥护者(老右派)是共产主义的敌人,民主主义的社会主义者(小资产阶级和部分无产者)在争得民主和实行社会主义措施之前,可能是共产主义的同路人。

  恩格斯指出:

  “这些民主主义的社会主义者,或者是还不够了解本阶级解放条件的无产者,或者是小资产阶级的代表,这个阶级直到争得民主和实行由此产生的社会主义措施为止,在许多方面都和无产者有共同的利益。因此,共产主义者在行动的时候,只要民主主义的社会主义者不为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效劳和不攻击共产主义者,就应当和这些社会主义者达成协议,这时尽可能和他们采取共同的政策。当然,共同行动并不排除讨论存在于他们和共产主义者间的分歧意见。”

  显然,民主社会主义者作为共产主义同路人,仅限于共同推翻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实行社会主义措施之前。而且,成为同路人还必须具备两个前提:“共产主义者在行动的时候,只要民主主义的社会主义者不为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效劳和不攻击共产主义者”。就是说,这些民主社会主义必须:一不做为资产阶级效劳的保党救国派(维稳派),二不攻击(包括反对、否定、辱骂、抵制)共产主义者,对共产主义运动乐见其成,才能成为共产主义的同路人。反之,就是共产主义运动的敌人。

  在实行社会主义措施之后,这些民主社会主义者将成为共产主义继续革命的最后对象,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两条道路将分道扬镳。在这里,认同国家主义的维稳派(新左派)和认同精英主义的民主派(新右派),就是实行社会主义措施下产生出来的新修正主义,就是脱离群众、谋求特权利益的“新阶级”,都是共产主义运动的敌人。

  从毛主席时代的新中国历史看,57年反右,就是反对曾经是党外同路人的精英主义民主派(新右派)的精英修正主义;66年文革,就是反对曾经是党内同路人的国家主义维稳派(新左派)的官僚修正主义。57年反右、66年文革,都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必然要求。毛主席是对的,但毛主席的理论不彻底,没有能够说服人民群众,也没有真正打倒修正主义。

  毛主席过世后,官僚修正主义得以上台,他们与被解放的精英修正主义一起,将57年反右、66年文革视为毛主席的重大历史错误,写进1981年6月27日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然而,历史毕竟是人民来写的,它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30年以来的改革开放事实证明,毛主席当年对修正主义上台和警惕资本主义复辟的担心是对的,“修正主义上台一定会亡党亡国”的预言不是多余的。邓小平也承认,毛主席的功过三七开,他的功过只能五五开。功过是非,自有人民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