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126.新共:关于社会主义的定义争论1

时间:2023-11-01 07:26点击:92

‌朱云川:新共产主义统一思想(126)

——关于社会主义的定义争论1


清华大学的孙立平教授在一次演讲中发表过这样的言论:


“我们这代人,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后代在把我们写进教科书的时候,不会用什么好词汇来形容我们的,在我们子孙的眼中,我们这一代人可能会被看作是荒谬、愚蠢乃至可耻的一代人。”


松滋爷爷回复陈老师:


“把社会进步当主义,一切服从社会进步的需要,把社会的繁荣、和谐和发展作为一切努力的终极目标,就是社会主义。”


这是没有内容的漂亮话,不能成为社会制度的定义。如何定义“社会进步”,更是各说各话,毫无意义。而且“社会进步”是目标,如同“发展生产力”一样,“消除两极分化”一样,“共同富裕”一样,都不能成为“本质性”的东西,也就是都不能成为定义内容。


陈老师:


关于苏联经验教训那篇文章,卢其旺对我的社会主义新定义提出反对意见。我认为他提得对!所以想修改,一时又改不好。先不发表为妥。但关于苏联的内容不能跟读者见面。有点遗憾。


朱老师:


社会进步,这本是社会主义的核心定义,卢老师不懂。


当然,社会进步缺少一个确定性的科学标准,与三高(生产力极大发达、物质极大丰富、人民觉悟极大提高)陷阱差不多,属于精英主义思维,恰恰是一切社会主义都是空想主义的证明,这是墨家的德治思想。


老子曰: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科学与实践往往是一种单向度思维,只有出发点(现实),没有终点(回不来)。其结果,就是永不降落的飞机、永不停泊的航船、永无尽头的犯错误。正所谓,生命不息,累死幺台,因福为祸,人亡政息!


可以思考一下,拯救马克思主义、或马恩列毛邓习关于共产主义的话题,这是个重建党和人民意识形态的伟大工程,也是我们月刊未来一年内主要关注的对象。


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交流切磋、共同进步!不然,老是低水平重复,长期原地踏步!其他人意识不到这个问题,处于混日子状态。


卢老师:


既然“社会进步”缺少一个确定性的标准,所以它就不能做任何确定性事物的定义内容,特别不能做“社会主义”的定义。


朱老师:


非也。因为,社会主义本身就是这样的空想主义,社会主义者是空想家和社会庸医,这是马恩原著的观点。


为社会主义黄马甲,涂抹上共产主义的色彩,那也只是穿上红马甲!本质未变,结果不变。


再说,社会主义从来都不是确定性的东西。除了朱老师的社会发展模式论中的那个确定的社会主义A+B、传统社会主义CB、特色社会主义BC定义外,社会主义在孙中山时代有60种,在今天有300多种,确定了吗?


陈老师:


谨受教!如何应对?不如出题目交给群众,是不是会好些?承认自己研究不足,可能是一种正确态度。


朱老师:


对✓学者说真话,才可能有反省、有发现、有进步!


朱云川


2023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