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一、什么是共产主义

时间:2023-09-06 11:21点击:153

‌第一章  社会困惑

一、什么是共产主义

什么是共产主义?有空想的共产主义、暴力的共产主义、自由的共产主义、真实的共产主义,还有大同主义、共生主义、共享主义、共同主义,不同的思想者有不同的回答。

1、通俗的回答

什么是共产主义?

有饭大家吃,有事大家做,有书大家读,有房大家住,有病大家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问题大家商量,就是共产主义。人民有劳动、人格、尊严,社会有公平、公道、公正,就是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现实可行:文化天道、经济地道、政治人道,三位一体、本末有序、人民本位、道法自然。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对于资本主义只是空想,只有共产主义才能实现。

从理论上来说中国可以选择任何社会制度,但是如果中国要强大,只有一种选择,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共产主义。

不少网友说:这是我们老百姓看得懂、用得上的解释,质朴、实在,令人向往,我们想要这样的共产主义,做梦都想。

然而,左派不满意我们的回答,说:“你们的共产主义,与老祖宗的共产主义不同,是修正主义。”

右派也不满意我们的回答,说:“你们的共产主义,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一样,是空想主义。”

还有人不满意我们的回答,问:“你们的共产主义,与老马的共产主义有啥不一样?”

2、我们的回答

 

所谓共产主义,就是以人民为本位,具有(文化、经济、政治)结构的社会模式,共有六种典范形式。包括政治核心的低级共产主义【政治,经济,文化】、【政治,文化,经济】;经济核心的中级共产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经济,文化,政治】;文化核心的高级共产主义【文化,政治,经济】、【文化,经济,政治】。其中,【文化,经济,政治】称为自然共产主义,即共同主义。

红军、延安、文革期间是低级共产主义【政治,文化,经济】模式,可称为共产主义初级阶段。

 

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是阶级斗争(达尔文进化论)——社会人假说(社会关系的人),着重于实现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为主体)的自由解放。人类幸福是取决于无产阶级革命成果(包括是否取得国家政权、符合人民意志、满足民众需要、实现科学发展、保障社会公平、自身不蜕化变质等)的间接幸福,人民意志和群众利益被共产党领导干部所代表或代替,事实证明具有不确定性、不可持续性。

 

因此,我们是共同主义,是全面的真实的自然共产主义,我们的理论基础是真实的人——自然人(真正活着的人),我们着重于实现全人类(人民群众为主体)的真实幸福。人类幸福是取决于人民群众自己的直接幸福。与传统观念完全不同,我们的共同主义是20年(一代人)内可实现的最合理、最真实、可持续的共产主义。因此,真的文化、善的经济、美的政治、福的社会,就是这种共产主义社会的四大特征。

3、历史的回答

1844年,马克思对共产主义做过解释:

“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表现)为人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它是历史之谜的解答,而且知道自己就是这种解答。”(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因此,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全面定义,就是文化自然主义、经济共产主义、政治人道主义。在一点上,共同主义就是马克思描述的这一种共产主义。

传统马克思主义者,过分看重经济基础或政治公平,却有意无意抛弃了文化自然主义内涵,追求真理不如崇拜领袖,捍卫真理成为宗派教条,实事求是难以落到实处,做老实人总吃亏,成为革命者个人爱好的奢侈品,却不是共产主义社会的根本标准。传统马克思主义者的共产主义观点是片面的、混乱的、害人的——为修正主义(弄虚作假)和空想主义(经济主义)提供了丰厚土壤和政治舞台。为此,恩格斯做了批评与自我批评:

“青年们有时过分看重经济方面,这有一部分是马克思和我应当负责的。我们在反驳我们的论敌时,常常不得不强调被他们否认的主要原则,并且不是始终都有时间、地点和机会来给其它参与相互作用的因素以应有的重视。但是,只要问题一关系到描述某个历史时期,即关系到实际的应用,那情况就不同了,这里就不容许有任何错误了。可惜人们往往以为,只要掌握了主要原理——而且还并不总是掌握得正确,那就算已经充分地理解了新理论并且立刻就能够应用它了。在这方面,我是可以责备许多最新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而他们也的确造成过惊人的混乱……”(《恩格斯致约•布洛赫》书信,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

因此,那种过分强调经济基础的马克思主义,是片面的马克思主义;那种违背自然主义的共产主义,是虚伪的空想共产主义;那种不要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是欺压人民群众的修正主义敌人。

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指出,“只有工人阶级中确信单纯政治变革还不够而公开表明必须根本改造全部社会的那一部分人,只有他们当时把自己叫作共产主义者。”显然,确信单纯政治变革或经济改革就是足够医治资本社会毒瘤的灵丹妙药的那一部分人,不是什么共产主义者,而是所谓的社会主义者。

重视以自然(真实世界)为最高标准,具有“文化、经济、政治三位一体,本末有序,人民本位,道法自然”的发展模式,就是共产主义。这是对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定义的继承发展,是对共产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真正落实。可以说,习惯于弄虚作假的左派就是修正主义,过分看重经济的右派就是空想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