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朱云川:共同主义新时代已经来临

时间:2024-04-07 11:08点击:88

‌朱云川:共同主义新时代已经来临

作者:朱云川   [2006-09-29]

【按】共同主义,即自然共产主义(最合理科学的一种共产主义)的正名,也即共产主义与中国大同思想相结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共产主义科学化成果的一种简称。


易曰:

天地设位,圣人成能;

人谋鬼谋,百姓与能。

人类历史并非都是进化史,中国古代“退化史观”有历史依据是合理的。

相对于天道观(天下人之天下)所对应的社会公有制的“政治公权、经济公有、文化公器”确保社会和谐,夏启“家天下”以来引发祸乱的政治私有制(约前2000年)、春秋战国到秦“皇帝”统一中国的经济私有制(约前700—前200年)、西汉“独尊儒术”确立的文化私有制(约前100年),就是中国古代历史上三大确立私有制的标志性事件。

而中国重建公有制的努力发生在20世纪。1905年代清末新政和1911年代辛亥革命基本推翻帝制打破了政治私有制,1949年解放战争和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打破了经济私有制,1966年由文化大革命到2005年网络革命基本完成的平民文化打破了文化私有制。这是中国现代历史上三大重建公有制的标志性事件。

因此,由夏启时代到网络革命中国四千年的时间里,有一个退化、循环、进化的历史发展过程。四千年前的尧舜禹三代及以前,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公有制占主体的原始共同制;夏启到汉武的一千九百年,是私有制出现并取得全面胜利,公有制退隐,是“大道既隐,天下为家”的变法过渡时期;汉武到清末的两千年是私有制占主体而公有制不断抗争的循环时间;上个世纪的一百年是刚刚开始的公有制重建,私有制逐渐退出的革命过渡时间。这是中国六千年文明史的宏观线索。

我们知道,私有制的和平演变来得缓慢,可能需要上千年的时间;公有制的暴力革命来得迅速,可能在一百年内完成。两者在时间上不是对等的。因此,上个世纪的中国革命过渡大体已经完成。当然,私有制统治下也有一些公有制闪光,而公有制重建中也会有一些私有制复辟。对于具体的历史来说,这些复杂性都在情理之中。 

在欧洲历史上,也大致经历过政治私有、经济私有、文化私有的退化过程,由公元前大约11到约9世纪的荷马时代,原始民主制逐渐消失,军事首长权力日增,相当于政治私有化过程。由前9到约前8世纪,荷马时代结束,第一批希腊城邦产生,开始经济私有制的过渡,这一过渡完成于公元1到2 专业建网站世纪的古罗马大帝国的建立。而392年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标志着欧洲文明中文化私有化的完成。

不过,欧洲公有制重建的具体过程与中国有所不同。发生在14到16世纪的欧洲文艺复兴开始文化回归,到1968 青岛建网站年欧洲文化大革命的产生标志着文化公有的基本完成。而1775—1783年的美国独立战争和1789—1794年的法国大革命标志着政治公有制的完成。然而,欧洲在经济公有化方面由1871年的法国巴黎公社革命开始到20世纪50年代欧洲福利社会的出现,标志着经济公有制的大体完成。 

总而言之,到21世纪开始的时候,由于互联网络的出现对世界文明发展无与伦比的巨大贡献,互联网使全世界所有文明都一齐出台亮相,加速全人类所有文明的融合与大发展,公有制重建的全球化时代已经来临,这也是一百多年前马克思们当年所无法想像的共产主义在全球实现的具体历史进程。

20世纪以来美国政府和人民对政治民主与文化科学特别是互联网是作出过重大贡献的,我们应该记住这一点。然而,全球化只能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全球化,不可能是美国政府和少数人的私有利益全球化。

当前,中国胡锦涛所倡导的“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的新社会运动,事实上已经成为全人类共同话题和发展方向,而立足于网络时代的新文化无疑将是新社会运动的原子加速器。与此相反,美国政府和少数人财团想重新建立类似于秦帝国和古罗马帝国那样的世界经济霸权的私有化企图是注定会失败的。

光明在前,举起你的双手迎接它吧,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即共同主义时代已经来临,和谐社会是属于全世界人民的,光明世界是属于全人类所共同的! 

(朱云川)

来源:谓我自然网,《新国学月刊》2023年2月,第45-46页。